大陆在举办apec之时

2020-11-11 01:44

(责任编辑:袁霓)

当韩国产品输出到大多数国家都是零关税时,其效应之一就是台湾的订单会随之减少,因此市占率会降低;其效应之二是台湾的投资也会减少,因为到韩国投资比到台湾投资会有更高的利润。这么简单的道理,也已经有了实际的证明,民进党及绿色媒体实在没必要说这是一种对人民的“恐吓”。如果说真话被当成“恐吓”,而扭曲事实被当成“安慰”,那台湾就真的没有明天了!

社评最后说,解铃还得系铃人,台湾要往前走,还是要两大党之间取得基本的共识,否则,不论谁当台湾地区领导人,面对的都是相同的困境。这个时候,岛内两党主席应该要会面,放下政党利益,共同研究如何因应当前的挑战。否则,以当前结构,台湾只能继续内斗,继续坐困愁城,那两党就真的对不起台湾的下一代了!

从去年开始,两岸服贸协议就一直被妖魔化,至今尚未通过,也因此影响了两岸货贸协议的协商。民进党要求监督,台当局也将两岸协议监督条例送进了“立法院”,在野力量也提了各种版本,但也因为杯葛而一直无法进入审查程序。除此之外,自经区条例也遭到池鱼之殃,进展有如牛步。与韩国比起来,一个是健步如飞,一个是两人三脚,胜负岂不早就注定!

在本届apec会议上,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韩国总统朴槿惠共同见证了两国代表签署fta谈判纪要,并预定今年内完成正式签署。这是韩国近年虽历经多次民众抗争,但仍积极推进所获致的重大成果。然而,早在2012年8月台湾就与大陆签署的两岸服务贸易协议,却因民进党与“独”派媒体、一些学生(太阳花学运)的反对,至今仍躺在“立法院”里而未完成“立法”程序,使得台湾丧失先机。

建立双边或多边自由贸易区是澎湃汹涌的国际潮流,全球各大大小小的经济体都在加紧进行经贸整合。被视为台湾外贸竞争对手的韩国更是卯足全力、快速行动,已与50个经济体签署了fta,其中欧盟、东盟两个经济体还分别涵盖20多个和10个国家,使得韩国的外贸实力猛增。

中韩贸易协议究竟对台湾影响有多大?实际的数据为何,或许需要研究,但从简单的经济学原理,即可知道其严重性。众所周知,台湾与韩国的出口产品重叠性相当高,尤其是工业产品,彼此在全球市场可以说是竞争者。韩国从2000年以后即积极推动签署fta,包括2003年与智利签署,2005年与新加坡签署,2007年与东协签署货品贸易协议,与美国签署fta,2009年与东协签署服务贸易及投资协议,与印度签署fta,2010年与欧盟签署,2011年与秘鲁签署,2013年与哥伦比亚、澳洲签署,2014年与加拿大签署,现在又与大陆完成谈判。这样的步伐,已把台湾远远抛在后头。

ecfa后续的服贸协议,迄今还是迟迟未能生效,不可或缺的两岸货品贸易协议则受服贸协议影响而拖延了协商进程。原本一些大陆在服贸协议中同意先给予台湾的关税减免项目,变成香港后来居上取得这些优惠。现在韩国更是全面性地超前台湾了。

更多台湾经济资讯请点击此处

反马英九与“逢中必反”的媒体,却还揪住相关单位的评估数据不一致,及陆、韩还没有正式签署(明明就快要签了)等枝节问题,来否定两岸服贸、货贸协议的必要性,并指当局借陆、韩fta来恐吓人民。此种心态若不是盖头鳗又会是什么?

在陆、韩建立自贸区后,双方立即实施零关税的商品,分别占大陆的44%和韩国的52%。而大陆不仅同为台、韩最大的出口地区,也是台湾外贸顺差最大的来源,可谓是台湾经贸的主要生机,现已遭遇韩国直接、严重的威胁。

台湾在世界主要市场的进口市占率目前均低于韩国,仅以2013年为例,台湾在日本市占率为2.8%,韩国为4.3%;台湾在欧盟市占率为1.3%,韩国为2.1%;台湾在东协六国市占率为5.0%,韩国为6.3%。至于大陆市场,台湾自2005年开始已被韩国超越,并且差距不断拉大,达到2.1%;我们可以预见,在陆韩fta生效后,这个差距会以更快的速度来扩大。

《中央日报》网络报12日发表的另一篇评论说,盖头鳗是台语中用来形容不知死活的话。面对韩国和中国大陆确定完成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对台湾经贸形势的冲击,反对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特定媒体与激进人士,竟仍用盖头鳗心态来看待陆、韩fta。

大陆在举办apec之时,宣布与韩国完成fta谈判,有如对台湾经济投下一颗震撼弹。台湾《中央日报》发表社评说,台湾所面临的危机,已是国民党与民进党两大党领袖不能不面对的时刻了,因为这个危机影响所及,不是蓝绿的政党利益问题,而是台湾的生存发展问题。

此一形势早在执政当局与有识之士的预料之中,但是由于台湾内部意识形态争议、党派对立都十分激烈,使得两岸经济合作的脚步走得十分艰辛,总是在被扭曲、丑化、抹红中缓慢前进。例如马英九推动的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,就曾经遭到民进党、特定媒体指为“倾中卖台”,后来民进党才勉强同意在“立法院”过关。

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: